当前位置:首页 > 舆情防控 > 正文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2020年09月11日 10:11 来源:玉林新闻网 手机版

核心提示

关于大庆市肇州县刘玉国举报县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保护伞的调查 近日,本网编辑接到大庆市肇州县兴城镇爆料人刘玉国的举报电话,电话称:肇州县政府职能部门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保护

​——关于大庆市肇州县刘玉国举报县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保护伞的调查

 

近日,本网编辑接到大庆市肇州县兴城镇爆料人刘玉国的举报电话,电话称:肇州县政府职能部门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保护伞。

针对刘先生反映的情况,我们驱车上千里前往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兴城镇进行实地调查,见到了爆料人刘玉国。

刘先生对我们说:“我是实名举报的,我的身份证号是230621196604074217,联系电话15331907506。我举报韩国才、翟士伟破坏草原,偷土卖土没人管;举报韩国才违法、违规建学生公寓,建私人住宅不拆除;举报政府官员不作为、包庇犯罪、充当其他的保护伞;同时我也举报政府官员乱作为,无视党纪国法,把人民赋予的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随意审批土地,越过土地红线,致使耕地荒芜多年,我相信:这些违法乱纪的行为,最终一定会有人来管的。”说完,刘先生递给我们一份举报材料,这份材料大体反映了五方面问题:

一、韩国才、翟士伟公然在草原用机械取土(11处土坑,总占地面积171637平方米)出卖,破坏草原、盗取国家资源,从中获取暴利,当事人至今逍遥法外无人管。

二、韩国才违法占用草原950平方米,违建337平方米学生公寓,违法占用耕地2087平方米,违建171平方米私人住宅,违法建筑至今不予拆除。

三、安居村团结屯迁址,违法、违规占用杏山中学校田地和杏山敬老院蔬菜地,共计12.3619公顷。

四、杏山园区违法、违规建设白酒厂,占用农民耕地8.1943公顷,且该耕地撂荒八年。

五、刘玉国在土坑自建养猪场问题被叫停。执法并不公平。

看后,刘先生又拿出他反映的这些情况的现场影像资料和地方政府各职能部门对其历年来上访的回复文件。现场影像材料如下: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图1:韩国才卖土后的草原   图2:翟士伟卖土后的草原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图3:仍未拆除的学生公寓   图4:仍未拆除的私人住宅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图5:耕地上建起的团结屯  图6:无人入住的团结屯住宅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图7:耕地上建起的白酒厂    图8:撂荒8年的白酒厂

政府各职能部门对其历年来上访的回复文件有10多份,大致内容如下:

1、关于村民韩国才与肇州县开发商翟士伟,破坏草原,偷土卖土、获取暴利问题,肇州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范文亮)及肇州县人民政府下发了州政信复函(2019)3号(签发人:吕光辉)信访事项答复意见。意见中称:取土事实存在,取土形成大坑的事实也存在,但原承包此草原(挖土出卖)的翟士伟说:“他没有取过土,也没有卖过土,他也在找取土人,要求赔偿破坏的草原'。韩国才说:“杏山工业园区周围的草原是他承包的,草原已被园区征用了,有没有人取土他管不着,也不清楚,他没有取过土、也没卖过土”。

这两份答复意见以翟志伟、韩国才的说法作出了结论:“韩国才、翟士伟对取土、卖土一事都予以否认,经查现场土坑确实存在,因没有证据无法确认挖土当事人,但现场土坑面积较大,取土量数目较大,此事移交县扫黑办”。

林业和草原局(当时畜牧局:白局长)2019年12月25日给出调查报告称“经我们调查核实及当事人举证都说明这个坑是四、五年前形成的,我们就此事询问了当地村民及村里的工作人员,都说对此事不知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违法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公处罚”,“你所反应的取土行为,是发生在四、五年前,且面积没有超过20亩(难道当年当地没有草原管理人员?),无法送交安机关进行处理。“形成土坑时,我县其它草地管理权限在国土部门,所以针对该取土行为的性质不应该按破坏草原认定,应到国土部门咨询解决。”

而在同一份调查报告中也显示:“明沈路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段东侧草原上确实存在有取土坑,经草原监理站工作人员现场GPS测量,面积为13.3251亩,通过比对该县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备案的草原和非基本草原数据库,显示为人工牧草地”,“ 明沈路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段西侧草原上也存在有取土坑,经草原监理站工作人员现场GPS测量,总面积为138.8408亩,通过比对国土二调库存及该县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备案的草原和非基本草原数据库,显示为盐碱地面积51.98亩,其他草原面积为87.25亩”。

2、韩国才违法占用草原950平方米,违建337平方米学生公寓,违法占用耕地2087平方米,违建171平方米私人住宅。

违建学生公寓一事,肇州县自然资源局(局长:范文亮)下发了州自然信处字(2019 )第1号文件。该文件中称:“2003年7月,韩国才与兴城镇安居村委会签订废弃地使用协议,当年7月建板房养马、养羊。后用于学生公寓,所占地类为盐碱地,没有用地审批手续,属非法占地”。认定事实和结论:“我局已于2019年12月16日移交法院强制执行。”                                                          

韩国才违法占用耕地2087平方米,未经批准,擅自171平方米私人住宅。肇州县自然资源局2020年1月5日出示的一份没有加盖公章的《关于刘玉国信访事项情况报告》显示,“地类为耕地,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没有办理用地审批手续,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合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其性质构成非法占地,针对兴城镇安居村村民韩国才非法占地行为,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合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四条规定,2017年8月22日依法已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兴城镇安居村村民韩国才自接到处罚决定书之日起30曰内,拆除其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171平方米和其他设施,一切经济损失自负。责令兴城镇安居村村民韩国才恢复治理其非法占用的2087平方米耕地,达到可耕种状态,一切经济损失自负”。认定事实及结论:“我局已于2018年3月29日移交法院强制执行”。

3、安居村团结屯迁址,违法、违规占用杏山中学校田地和杏山敬老院蔬菜地,共计12.3619公顷。就此问题州政信复函(2019) 3号文件答复称:“该地块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办理了用地审批手续,是合法用地”。大庆市人民政府复查,庆信复字(2019)37号文件称:“此地块是安居村集体旱地,安居村农民用地进行转用,履行了转用公告办结程序,用地面积为25550平方米,共包括73户村民,每户用地面积为350平方米,该项目己履行农用地转用审批和建设用地供地审批程序。”(请问是否合法?)

4、杏山园区违法、违规建设白酒厂,占用农民耕地8.1943公顷,且该耕地撂荒八年。

关于违建问题:

2020年1月15日,肇州县自然资源局出具《关于刘玉国信访事项情况报告》中称:“关杏山园区违规在耕地上建设白酒厂问题。是依据州政土资呈(2013) 49号、50号、51号、52号、53号文件,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办理了用地审批手续,是合法用地,反映白酒厂和兴城镇团结屯建设项目问题无理。”

关于土地撂荒问题

肇州县政府州政信复函(2019)3号文件答复称:“该地块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办理用地审批手续,是合法用地”。信复字(2019)37号文件称:“土地出让金536万元缴纳至肇州县财政局非税收入财政专户,己履行农用地转用审批和建设地审批程序,维持州政信复函(2019)3号复查意见书。

5、关于村民刘玉国在土坑自建养猪场问题

2012年5月份,刘玉国投资37万,在安居村李发屯地南头翟士伟取土的坑里建猪舍1200平方米,在建筑过程中县畜牧局执法人员去建筑工地告知停止施工,同年12月12日兴城镇人民政府下发:兴政发工(2012)42号文件,要求“拆除在非法使用的草原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2012(文件时间都能弄错)年5月末前恢复草原植被。”

根据刘先生提供的照片和各级政府部门的答复意见,本网编辑深入实际的到各个现场调查了解,走访大量的村民,了解情况,最后确认,刘玉国反应的五个现象,情况基本属实。本网编辑还将继续走访各职能部门领导,进一步了解核实情况。仅就现有问题,本网编辑提出以下几点:

第一、刘先生反映的韩国才、翟士伟破坏草原、偷盗土方获取暴利问题,肇州县国土资源局(局长:范文亮)及肇州县人民政府下发了州政信复函(2019)3号(签发人:吕光辉)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以翟志伟、韩国才的否定说法作出了结论不妥,翟志伟、韩国才说“没挖土”、“不知道”,于是我们的回复函也就以“没挖土、不知道”来敷衍了事,这首先说就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任,然后还可以说是对犯罪行为的一种包庇。“没有证据确认当事人”,那么刘玉国的举报是不是一个证据呢?不向村民了解,不向百姓调查,只凭被举报人的单方面否定来作结论,可能永远都找不到涉事人。“移交县扫黑办”的做法除了法定程序不合理外,还存在“踢皮球”、不作为的嫌疑。林业和草原局(当时畜牧局:白局长)2019年12月25日给出调查报告旨在说明:已经调查了,都说不知情,我的工作也没少做,只是我没法管,面积不超20亩,公安机关也不管,再说那是四、五年前的事,那是也不归我们管。

而在同一份调查报告中也显示:“明沈路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段东侧草原上确实存在有取土坑,经草原监理站工作人员现场GPS测量,面积为13.3251亩,通过比对我县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备案的草原和非基本草原数据库,显示为人工牧草地”,“ 明沈路肇州县杏山工业园区段西侧草原上也存在有取土坑,经草原监理站工作人员现场GPS测量,总面积为138.8408亩,通过比对国土二调库存及我县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备案的草原和非基本草原数据库,显示为盐碱地面积51.98亩,其他草原面积为87.25亩”。

那么请问白局长:这138.8408亩面积超没超过20亩?这又应该归谁管?即便是四、五年前的事,现在发现了就不该管吗?那么二、三年前我们都干什么去了?堂而皇之。

兴城镇人民政府于2019年12月11日出具《关于刘玉国信访问题汇报》中称:“关于韩国才村民非法在集体草原取土外卖的问题,己责成自然资源局、林业草局、兴城园区管委会分别调查,给出处理答复意见。”兴城镇人民政府更是将球踢给了自然资源局、林业草局和兴城园区管委会。

兽医畜牧局(州牧信处2017. 2号)以“没有取土的相关证据,无人能说清当时情况、多次联系翟士伟无果、无法联系到涉事当事人”为由,草草了事。

专项工作组调查取证(州政信复函2019.3号),做出“没有证据无法确定挖土当事人” ,“己移交肇州县扫黑办”的答复决定。找不到当事人便可以不管,而且还能“移交县扫黑办”,真是滑稽可笑之至。要么就不作为,要么就乱作为。

以上各部门违背客观事实的答复意见,其实就是不调查、不处理、不作为、乱作为,就是在推脱责任,敷衍了事,相互扯皮,包庇破坏草原、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取土面积之大,量数目之多,取土规模之大,时间之长,10多万平方米的草原被破坏了,草原挖土,涉嫌破坏草原罪,偷挖出卖,涉嫌盗取国家资源罪。绿水青山,变成了个人家的金山银山,村民们知道,老百姓知道,可我们的主管部门竟然不知道,真是天方夜谭,我们理解不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第二、韩国才违法占用草原950平方米,违建337平方米学生公寓,违法占用耕地2087平方米,违建171平方米私人住宅。

无论是韩国才建的学生公寓,还是私人住宅,其行为都是违法的,其结果都应该是拆除非法建筑并恢复草原植被或是耕地的耕种状态,甚至要追究其法律责任;无论是由自然资源局来执行,还是移交法院来强制执行,其结果都应该是被执行的,可现实的情况是:学生公寓营业中,私人住宅使用中,两处非法建筑仍旧安然无恙,这又是什么原因?

第三、兴城镇安居村团结屯迁址项目,占用杏山中学校田地和杏山敬老院蔬菜地,共计12.3619公顷,仅有8户迁址,却谎称73户;杏山工业园区建白酒厂项目,占用农民耕地8.1943公顷,且该耕地撂荒八年。

占用耕地问题,《土地管理法》第31条规定“国家保护农民耕地,严格控制耕地转为非耕地。”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占用,地方政府也无权审批,其审批文件超越不了《土地管法》,不可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

园区耕地撂荒问题,《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己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用耕地,一年内不用而又可以耕种并收获的应当交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耕地”。土地闲置荒芜了八年,实属主管部门领导责任问题。

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占用耕地,严禁土地撂荒,为何在肇东县政府部门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有法不依?这一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第四、关于村民刘玉国投资37万在土坑自建养猪场问题,被兴城镇政府勒令“拆除在非法使用的草原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2012(文件时间都能弄错)年5月末前恢复草原植被。”既然是非法建筑,无论投资多少,令其拆除都是无可厚非的,但若要求恢复草原植被,这恐怕应该排在翟士伟之后了,要恢复也应该由翟士伟先来恢复,因为刘玉国的猪舍是建在翟士伟取土后的土坑里的。法律是公正的,法律也是公平的,刘玉国的猪舍拆除了,韩国才的公寓和住宅为什么还完好无损?

近两年来我国的经济迅猛发展,但是生态环境方面的付出却也非常之大,对于生态环境的保护刻不容缓。18亿亩耕地红线的表述再度出现在中央的一号文件中,当前我国 耕地总体形势如何?耕地过快减少的态势是否得到扭转?造成我国耕地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四个:一是退耕还林;二是非农建设占用;三是灾害毁灭;四是农业结构调整。其中,首要因素是退耕还林,根据资料统计,1977年到2005年,退耕还林一共减少耕地1.3亿亩,占的比例相当大,而同期非农建设占用了2740万亩。                                                                     

综上所述:种种迹象表明,肇州县政府职能部门个别领导确实存在不作为、乱作为、滥用职权、包庇犯罪、充当保护伞行为,我们强烈呼吁,肇州县政府职能部门各别领导立即改变工作作风,端正工作态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深入实际严肃彻查处理,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彻底清除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深挖保护伞,使犯罪分子无可乘之机。以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维护法律的尊严,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还百姓一个公道。本网编辑将继续关注此事,追踪报道事件的进展。

  •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个别领导为何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关于大庆市肇州县刘玉国举报县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保护伞的调查 近日,本网编辑接到大庆市肇州县兴城镇爆料人刘玉国的举报电话,电话称:肇州县政府职能部门个别领导不作为、乱作为、包庇犯罪、充当...

  • 安徽太和县执法腐败,致七旬老人病死狱中 安徽太和县执法腐败,致七旬老人病死狱中

    ---家父马国宾被太和县看守所违法羁押致死记 太和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太和寓有太平、祥和之意。曾经,无论脚步移位何处,这个地方总能令我魂牵梦绕,心底深处她永远都是最美的地方,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有我最...

  • 知名女星桓淼淼怒斥商家黑心,去哪网公开道歉 知名女星桓淼淼怒斥商家黑心,去哪网公开道歉

    曾经的商家道歉是服务水平的不足,随着几十年来经济全球化和服务意识的高度发达。道歉越来越少了,时间踏入这个全球性巨变的庚子年。商家的道歉又多了起来。如今的道歉则更多为一种无奈,是消费者的无奈,更是在这个特殊...

  • 胆子太大!村治保员上路拦截车阻止村民建房 胆子太大!村治保员上路拦截车阻止村民建房

    旧房改建动不了工,违建铁皮房堵塞消防通道,村治保员上路拦截货车一连串怪事,凸显恶势力渗透、把控基层农村的治理困局。2020年6月份,有媒体披露《汕头一房子竟然挡住了整个村的消防通道?》一事,时隔数个月后,...